印刷包装业,钟先生表示出了对OEM业务为主的印刷包装企业未来的担忧

宏域国际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总部设立于香港,并在广州番禺区创建了生产基地——“番禺万泰文具礼品盒有限公司”。作为宏域国际的下属机构,番禺万泰文具礼品盒有限公司厂区面积达60000平方米,拥有德国曼罗兰700系列四色至五色加水油、900系列六色加水油印刷机等十余台;引进先进的烫金机、信封机及钉装机等配套设备200余套,可实现产品加工生产一条龙服务。  
展会现场,公司销售钟先生向记者介绍:目前公司业务以OEM订单为主,产品包括礼品盒/袋/包/标签、手工制作的贺卡、文具、书籍、挂历等等,主要出口到欧洲、北美、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近年来,我国的港资印刷企业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单单在过去一年内,深圳、东莞一带已经有七八家比较大型的港资印刷厂倒闭。2008年对港资印刷企业来说,将面临更多考验;港资企业希望双赢的局面,在经过了20多年后的今天能有新的可发展空间。

导读:近两年,苍南印刷业经历了经济换挡之痛,据苍南县印刷包装行业协会统计,今年企业开工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但是,与东莞和其他地方印刷企业“崩塌式”倒闭不同,苍南印刷包装业以其独特的产业集群业态,似乎更能抵抗狂风暴雨。
印刷包装业,产能极度过剩的一个行业,在过去两年遭遇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为黑暗的时刻,其中以港资、台资和外资印刷企业纷纷撤退大陆,成为这一行业“退潮”的显著标志。在经济遭遇L型走势,去产能任务艰巨的情况下,印刷行业势必要经历一场大洗牌。

——成本上升 汇兑亏损 周转不灵

由于美国次按危机影响出口需求、广东大量中小企业倒闭,以及人民币升值和纸张及劳工成本上升,深圳印刷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珠三角1.5万家印刷业正面临困境,当前仅深圳就有百汇、兰星印刷等大中型印刷企业倒闭,随着印刷业旺季在10月份结束,预计将有大量印刷企业尤其是中小企陷入倒闭困境。

OEM,俗称加工贸易。从1978年中国首家来料加工厂在广州建立,“三来一补”等OEM性质生产贸易在我国迅速发展,而这也是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国际产业分工的结果。在全球经济扩张形成的强劲需求的环境下,我国的人力资源优势和规模生产优势逐步得到体现,加工贸易在中国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在对外贸易中的份额始终占据50%以上,成为贸易顺差最重的贡献力量。中国成为全球的OEM生产基地,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在广东地区,乃至华南地区印刷包装行业中,OEM印刷加工厂也是其中的重要组成。

以前经常听见有业外人士说印刷是“印钞票”的行业,行家都不禁苦笑。实际上,除了很少数的产品印刷如烟包印刷有比较好的回报以外,受限于印刷的特性,绝大部分的印刷企业都是从事纯加工性质业务,赚钱的能力可想而知。但是印刷业本身的加工费用虽然不高,可它却是“为人作嫁衣裳”的无名英雄,印刷包装品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其他行业产品的价值,印刷业因此是实际增值能力强、服务面广的加工行业,所以它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是不可以小视的。

但是去年以来,作为中国民营印刷业为发达的苍南县,却已经有一批企业悄悄地“抄底”,暗中扩大产能或更新生产线。比如:从事热转印多年的浙江金燕印业有限公司,于去年底引进3台九色凹印机、1台十色凹印机和2台全自动检品机,现全部新设备已顺利投产,总投资额高达壹仟万元。

由于美国次级危机影响出口需求、广东大量中小企业倒闭,以及人民币升值和纸张及劳工成本上升,深圳印刷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珠三角1.5万家印刷业正面临困境,当前仅深圳就有百汇、兰星印刷等大中型印刷企业倒闭,随着印刷业旺季在10月份结束,预计将有大量印刷企业尤其是中小企陷入倒闭困境。

我们70%是出口订单,由于1年来人民币升值9.7%,就令我们的损失数以千万元计,而国家打击热钱的措施也影响公司资金周转和汇率损失。」中华商务联合印刷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志强表示,自深圳市去年和今年2次提高低工资标准后,该公司员工工资去年上调了15%,今年又上调了20%,加上新劳动法的实施、纸张涨价和环保要求提高等,该公司生产成本至少提高了25%。这一升幅在其它印刷企业中也是普遍的。

而在与笔者的沟通中,钟先生表示出了对OEM业务为主的印刷包装企业未来的担忧。他明确提出了三点目前对这类企业造成极大发展挑战的因素:  
其一,人口红利逐步消失,带来的外企撤离中国。  
钟先生表示:“近年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快速上升,且在广东地区,工人的招募和培养难度也在提高,现在的工人越来越难招,也越来越难留。”  
最新数据,2015年5月1日起,广东省正式执行新的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和非全日制职工最低工资标准。本次调整平均增幅为19%,最高为广州市,调整后最低工资为1895元/月。调整后,广东最低工资水平总体居于全国前列。  
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广东如珠海、东莞等地区正在经历一场不一样的“倒闭潮”。国际巨头企业的持续外迁或者倒闭,正在使大批相关加工制造企业关门倒闭。而根据公开报道,目前,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均计划进一步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耐克、富士康、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也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今年春节以后,微软逐步关停了诺基亚在东莞的工厂,并计划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  
“现在很多国际大公司正在将生产加工业务专项印尼、印度、越南等成本更为低廉的国家,中国代加工企业正在丧失竞争优势。”钟先生表示。  
其二,印刷要求不断提高,高新设备引进成负担。  
设备是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基础,在以中小型企业为主体的中国印刷行业中,投资设备对印刷企业的发展更是至关重要。  
钟先生说:“现在很多企业并非自己业务量激增而想进设备,常常是应为环境所致而‘必须’进设备。”  
对于印刷包装企业而言,客户是“上帝”,特别是在市场竞争极度激烈的现状下,只有满足客户提出的各项印刷工艺要求、技术要求,才可能留住客户。且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提升,如何降低人力成本也成为企业管理者的“必答题”。于是,高效率、高稳定性、高自动化的印机设备成为投资热门。不少企业寄望于通过高新设备的引进来争取新订单、降低人力成本、甚至于实现企业的升级。  
但对于以中小微型企业为主的中国印刷业来说,资金链条薄弱、流动资金不足是许多企业的“命门”。作为企业运营成本中最为重大的一项投入,动辄成百上千万资金投入的高档设备对于中小印刷企业实可谓关系“生死存亡”。新设备引进后,如业务量不足或设备故障,造成机器闲置,很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而设备投资除了购置费用,还包括维修与设备管理人工成本、维修材料费、外来维修费、停工损失及残值等持续投入。先进的功能配置与高昂的设备成本常常使印刷企业陷入“两难境地”。

一直以来,虽然印刷业自身收取的加工费用不高,不过由于我国改革开放后的各种优惠政策、存在的各种成本优势,使得投资的港资印刷企业还能够与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争一日之长短,争夺国际印刷订单。

去年底,在东北有较多医药包装业务的温州华南印业有限公司,斥资4500万元整体收购拥有GMP认证资格的通化市百利克朗思包装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开工生产。

“我们70%是出口订单,由于1年来人民币升值9.7%,就令我们的损失数以千万元计,而国家打击热钱的措施也影响公司资金周转和汇率损失。”中华商务联合印刷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志强表示,自深圳市去年和今年2次提高低工资标准后,该公司员工工资去年上调了15%,今年又上调了20%,加上新劳动法的实施、纸张涨价和环保要求提高等,该公司生产成本至少提高了25%。这一升幅在其它印刷企业中也是普遍的。

生产成本普遍涨25%

其三,环保标准越来越严,绿色印刷成本也上升。  
“随着新的环保法颁布实施,现在印刷包装企业在绿色环保上的投入也在不断加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生产成本,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钟先生道出了印刷人的“新烦恼”。  
25年后首次大修的新环保法,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实施。新环保法的法律条文从原来的47条增加到70条,因为首次加入了对拒不改正的排污企业实施按日计罚、对严重的违法行为采取拘留、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在面对政府的违法行为造成严重后果时要引咎辞职等内容,被专家称为“史上最严”环保法。  
正如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张双儒先生在4月的东莞广印展上所言:从当前最新环保法的实施,到行业清洁生产标准的新升级,目前环保已经成为印刷企业的生死线,以后将成为企业生存的必要条件,已经到了强制实施的阶段。  
以北京印刷业为例,2014年底,继传出2015年起每公斤VOCs排污收费20元后,由北京市经济信息化委、北京市环保局制定的《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发布,并规定,“使用苯类、酮类有机溶剂的塑料印刷工艺”于2015年年底前退出;“丝网印刷工艺”、“铅排、铅印工艺”、“使用苯胺油墨的凹版印刷工艺”要立即退出北京。目前,北京印刷业的政策性风险,可称之为处于“高危期”。  
钟先生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展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进行交流沟通。除了在业务上有所收获,也能了解到更多的新机会,找到更可行的升级转型方向。”

近年,随着经济气候等原因的变化,港资印刷企业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单单在过去一年内,深圳、东莞一带已经有七八家比较大型的港资印刷厂倒闭,情况令人担忧。而2008年的来临,相信对很多印刷企业来讲将会是存亡的大考验。

4月,浙江中广印业有限公司引进日本小森对开七加一UV胶印机,填补了温州地区对开七色加一UV胶印机的空白,这“一大手笔”光设备的费用就超过了壹仟万元。更早之前,温州市万宝印业有限公司也斥资近千万购入海德堡四开七加一胶印机,浙江超豪印业有限公司购入海德堡四开七色胶印机。据业内人士披露,同样级别的设备,8月之前还将有3台引进苍南。

生产成本普遍涨25%
深圳印刷协会会长、海德堡印刷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浩辉亦表示,美国需求大幅下滑,导致深圳和珠三角5成业务是对外出口加工的印刷企业面临困境,而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也令许多中小企业成批倒闭。他并指,许多出口加工印刷企业通常是提前一年与海外客户签订合约,但近一年来,人民币由去年8月份的一美元兑7.60元人民币降到8月中旬的6.86元,升值幅度高达9.7%,这令许多印刷企业损失巨大。

深圳印刷协会会长、海德堡印刷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浩辉亦表示,美国需求大幅下滑,导致深圳和珠三角5成业务是对外出口加工的印刷企业面临困境,而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也令许多中小企业成批倒闭。他并指,许多出口加工印刷企业通常是提前一年与海外客户签订合约,但近一年来,人民币由去年8月份的一美元兑7.60元人民币降到8月中旬的6.86元,升值幅度高达9.7%,这令许多印刷企业损失巨大。

关键词:宏域国际OEM

加工贸易政策中的港企声音

而2015年回师龙港和2016年初创的龙港印刷包装设备专业展的火爆,也揭开了更多的抄底行为。那些多年来为销售发愁的设备展商们笑逐颜开,满载而归。据说个别参展的印后设备厂家,光在苍南就狂卖了十几台机器,老板乐得合不拢嘴。

预早签单致汇兑大亏
前中华商务联合印刷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现任深圳中华商务安全印务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均也表示,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印刷业普遍使用的铜板纸、书纸和哑粉纸上涨了20%以上,令生产成本大幅上升。而人民币升值亦令前任公司损失数以千万元计。

预早签单致汇兑大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