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出版集团在改革中坚持做好出版主业,集团有1600多名员工

10年前的4月29日,以重庆出版社为核心组建的重庆出版集团挂牌成立,在全国出版业首开由单体出版社内涵裂变为集团的先河。10年后的今天,重庆出版集团经过深刻变革,从一个老牌的事业单位,蜕变为全面市场化运作的竞争主体。在“做强主业,做大产业,产业反哺主业,增强核心竞争力”这一发展思路的指导下,目前,重庆出版集团总资产、净资产、销售收入、利润分别是10年前的9倍、7倍、5.4倍、3倍,重庆出版社总体经济规模连续5年稳居“全国第三,地方第一”。从集团高管到中层、普通员工,在重庆出版集团一天的采访时间里,《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听到了、感受到了这些10年之变……

ppzhan摘要】从单一事业出版单位到大型国有文化企业集团,重庆出版集团紧紧抓住文化体制改革这一历史机遇。体制机制的创新,使重庆出版集团整体实力显著增强,品牌影响力迅速提升。在文化体制改革浪潮中,重庆出版集团经历了一次次“凤凰涅槃”,实现了华丽转身……

“河南出版集团要越做越大,越做越强,越做越优,越做越长,不仅成为河南文化产业的主力军,而且成为我国文化产业的重要大军。”近年来,河南出版集团全体员工变压力为动力,变危机为生机,从未停息改革的脚步,正在把省委、省政府提出的目标变为现实。

近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国际动漫创意产业交易会上,海内外500余家动漫机构和企业汇聚安徽芜湖,签下了总投资额达92亿元的93个项目大单。其中,作为本次交易会的承办方之一,安徽出版集团及时代出版传媒公司表现令人瞩目:在交易会期间,其与海内外知名文化单位及动漫企业签署了合作项目30个,项目投资额达10亿元。

重庆出版集团随重庆代表团近日在越南首都河内与越南出版协会等相关机构成功签署书报刊一系列项目合作协议。此次文化项目的签约,是重庆出版集团通过传统贸易渠道牵线搭桥,开拓文化输出新路的又一成功尝试。

思想观念变了

管理层呈现年轻化

“一主多元”照亮前程

从家集团组建同时完成转企改制的大型文化企业,到“全国文化企业30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再到开发新业态媒体、向文化创意产业大举进发,安徽出版集团迈出的每一步,都迸发着改革的激情、创新的火花,并不断创造着“奇迹”。

双方签署的三个合作协议分别是:重庆出版集团向越南出版协会转让64种渝版图书版权的意向,图书内容涉及社科、历史、文学、保健和儿童读物等;重庆出版集团《旅游新报》社同越南《旅游周报》社开展版面交流项目,双方拟以定期互换版面和特刊形式,向两国旅游者推介各自的旅游精品;重庆出版集团《农家科技》杂志社同越南时代出版社合作出版《农家科技》项目,携手推出适合越南农业特点的实用科技知识、技术和农业信息,为越南农业更快、更好的发展做贡献。

2003年,罗小卫刚从重庆市南岸区区委副书记调任重庆出版社担任一把手,他仍清楚地记得刚来时的感受,“这完全是一个老牌的机关痕迹很重的事业单位”。员工市场观念淡薄,官本位思想严重,平均主义“大锅饭”现象比比皆是。“生是出版社的人,死是出版社的鬼。”这句现在听起来似乎可笑的话,却是当时重庆出版社不少员工的真实想法。员工思想阻力大,是罗小卫这届领导班子在推进转企改制中面临的最大难题。

案例:2011年9月是重庆出版集团三年一次的中层干部竞聘月。在这次竞聘中,大量青年骨干脱颖而出,走上领导岗位。据统计,通过这次竞聘,重庆出版集团中层领导平均年龄降至40岁。70多名中管中,95%以上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整个集团管理层呈年轻化,学历进一步提高。

河南出版集团在改革中坚持做好出版主业,走多元化发展道路,为集团未来发展点亮了多盏航灯。他们实施“立足中原,借智发展”战略,充分利用北京的专家、信息、资源、辐射优势,积极实施对外扩张,打造占地200亩土地的北京出版基地,开始了集团扩张的步。自2005年投入运营以来,实现了低成本进入和当年建设、当年完成、当年见效的目标,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2006年,仅北京汇林公司就取得了销售收入3亿元、利税总额1200万元的优异成绩;注册成立的北京文华金典公司被新闻出版总署授予总发行权,取得了进军全国出版物发行市场的通行证,为集团下一步在全国中心城市进行战略布点、实施跨地区连锁经营、构建全国发行网络创造了有利条件。

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在安徽省新闻出版局所属出版单位、印刷企业和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的基础上组建,集图书、报刊、电子音像、数码传播、网络出版物的编辑出版、印刷、复制、发行、物资供应与经营等业务于一体,兼具房地产开发、对外经济技术合作、进出口贸易等业务。

据了解,重庆出版集团近年来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不仅在文化输出的数量上不断攀升,并且在输出内容和方式上不断大胆创新,此次签约活动就开创了一报一刊的对外输出和利用国内传统贸易渠道实施输出的全新模式。去年7月,重庆出版集团同重庆华展实业有限公司携手组团赴越南开拓文化市场,同越南教育出版社、《旅游周报》社、河内农业大学等单位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与考察,就上述出版合作项目达成了初步意向。经过此后数月的进一步友好协商,双方认为合作条件已经成熟,三个项目终于尘埃落定。按照合作协议的规定,重庆出版集团还将围绕这三个合作项目,适时开展旅游、人员互访、经贸等一系列活动,进一步扩展和深化双方的友好交流和合作。

中央当时对转企职工社保衔接提出实行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人过渡法”,是指对转制单位原有财政投入一定时间内保持不变,并减免所得税等,要求出台特殊政策措施,“扶上马、送一程”。但出版社本来就是自收自支单位,谁为买断员工的工龄等改革成本埋单?没有结论。重庆出版集团当时提出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是采取集团组建前在编员工保留事业人员编制不变,并以企业人员的身份进入集团进行管理,退休还原为事业单位员工的身份,享受事业单位退休员工社会保险待遇,由集团负责管理;集团组建后的新进人员,退休后享受企业员工待遇,集团按企业退休员工管理办法进行管理。“这一创新,平稳地解决了集团改革中的最大难题,摸索出了一条‘降低改革成本,减小改革阻力’的新路子。”罗小卫说。

“人”是改革的关键,改革能不能取得成功,关键取决于人事制度的改革。创造性地解决了“人”的问题,成为了重庆出版集团改革制胜的法宝。改制之前的重庆出版社在50年的国有事业模式发展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发展观念,一些因素已经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2005年4月29日,在原重庆出版社基础上,重庆出版集团正式挂牌成立。以此为标志,集团转企改制工作全面推开,以“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以少的资金解决人员身份变化等难题。

集团旗下的《销售与市场》杂志,是目前全国发行量大、影响力和知名度较高的营销类品牌期刊,已经实现了由期刊产品经营到期刊品牌经营再到资本运作经营的连续跨越,在中国期刊界独树一帜,形成了“一报一网四刊”的出版体系,分别在北京、深圳建立了研发中心和广告经营公司,其控股公司正在美国股票市场谋求上市。

安徽出版集团的成立,打破了计划经济年代作为事业单位的出版社“旱涝保收”的局面。在帮助员工转变观念的同时,安徽出版集团着力化解矛盾、解决各种问题。2007年8月,集团所属11家转企改制单位方案报批、职工参保、劳动关系变更衔接、离退休人员审核移交、清产核资、不良资产核销、改制经费提留等工作全部完成,提前4个月实现了省委、省政府提出的转企改制各项预期工作目标。改企时间不长,员工的变化却很明显:以前有员工到芜湖出差一天,200公里还要住一天,连去带回需要三天;现在500公里半径内一天打个来回。

通过实施“走出去”、多元化、股份制战略,重庆出版集团实现了快速发展。2011年重庆出版集团总资产达到53.7亿元,销售收入16亿元、利润1.1亿元,集团所属的重庆出版社综合经济实力名列全国出版社第三名,并连续三次被评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集团每年出版新书2000多种,并已发展成为以图书报刊、电子音像、卡通动漫、网络和数字出版为主体,业务涉及出版物发行、纸业贸易、创意产业、精品印务、剧院管理等多个领域的大型文化传媒企业集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